服务热线:0731-84152999

  •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行业动态
  • 业务领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行业新闻首页>新闻行业动态>行业新闻

    央企实力+民企活力=企业竞争力

    2017-02-14

    中国航天产业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韦文斌按语:"央企的实力+民企的活力+品牌外企的管理技术+各级政府的牵引力=未来市场的行业国际竞争力”,是导向性和最新的提法:面对剧烈的国际化竞争,民族企业只有整个行业的综合竞争力上来了,才能真正是国家竞争力的提升!


    核心提示:宋志平提出了一个公式——“央企实力+民企活力=企业竞争力”。“加号就是融会在一起”,他说,一方面是资本的融会,另一方面也是市场精神的融会。过去10年来,中国建材的销售额从20多亿元上升到2000多亿元,是由于这个行业进行了大规模的整合。在宋志平看来,这类整合是大势所趋。



    “社会上一天到晚都在议论国进民退,我觉得一点意义也没有,”57岁的宋志平对这些争辩很不屑。在他看来,国企通过公众化,国有的资本愈来愈少,民营家族企业终究也要公众化,最后殊途同归,“国民共进”才是正路。


    宋志平是在上海交通大学安乐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中国实践管理论坛上发表这番言论的。在117家央企的董事长里面,宋志平是唯一的一名双料董事长,同时兼任中国建筑(601668,股吧)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可谓“跨界”董事长。这两家央企的经营范围目前都发展到了千亿元级别。


    “说到国有企业的迅速发展,人们就会想到垄断、吃偏饭这些名词,由于大家的认识是这些国企、央企有着种种弊端,不如民营企业适应市场好,不如民营企业更加有活力。”宋志平坦言自己认同民营企业的优点,但他认为目前央企效益提升,并不是简单地来源于垄断,也不是来源于银行的特殊支持,实际是这些年来央企、国企迈向市场的结果。


    宋志平说,一些10几年前很着名的国有企业都消失了、转制了,今天很多央企都是那场战役的幸存者,进入市场早期时不适应,但是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央企也好、国企也好,都在痛定思痛,然后果敢地进入市场,用市场化来改造自己,所以取得了今天的成绩”。他以自己当家的两家央企举例,“此央企非彼央企”,已不再是传统的国企和央企了,“就拿资本构成来说,中国建材和中国国药,社会资本和股民占有60%的份额,国家占有40%的份额,它也不过就是国家控股的、多元化的股份制公司,它的性质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央企了。”


    不过,宋志平认为传统国企确切有弊端,所以必须改革。他自认为自己有点中庸,“我既不赞同把它讲得像一朵花一样,也不赞同对它来个休克疗法,一夜之间推倒重新开始,所以我们的改革一定是温和、理智、渐进型的改革。”他觉得,央企这些年来就是得益于两点:1是改革;2是科学发展。


    谈到央企的市场化,宋志平还专门出了1本书《央企市营:宋志平的经营之道》。在他看来,央企的市场化经营可以归纳为五点:央企控股的多元化产权结构、规范的公司治理和治理结构、职业经理人制度、内部机制市场化和依照市场规则展开企业经营。


    关于所有制,宋志平认为,单纯的国有或单纯的家族企业对管理来说都有弊端,他主张弄公司制的公司,这样更科学,“之前说国营和民企比,现在都混合在一起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中国特色,而且做得很成功。”他举例说,国药就有大量的股民参与进来,他认为机制还是基础,所以所有制的这类变化和混合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宋志平认为,公司化必定推出规范化的董事会。他所在的中国国药叫做“中国医药(600056,股吧)集团总公司”,“总和有限的区分在于一个是公司注册的,一个是国有的老国企,其实在一个非有限的公司里没有一个规范的董事会法律位置,所以都要进行公司化改造,已进行了这么多年修订,现在还有一些不是公司制的公司,这个我们要改。”


    国药已弄了6年多的董事会,宋志平说,这一次的董事会之所以有成绩,是由于外部董事占多数,“国药里有6个外部董事,3个是社会精英,有银行的,有医药的;现在(中国)建材有6个外部董事,4个是社会精英,所以说要把管理决策权交给精英去管理。”宋志平认为,这就解决了央企政企不分的问题,“其实我们的政企不分最根本的缘由在于企业没有决策权,现在国资委是出资人,需要回到出资人的位置去弄资产的监管、企业主业的制定、企业政策和制度的制定,把项目投资的决策权交给董事会、交给决策层,这一点现在做到了。”


    关于职业经理人制度,宋志平认为,如果只弄董事会,不弄职业经理人,改革就只做了一半。“现在大家都在诟病央企领导人的收入,其实央企领导人的收入和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相比是很少的,为何人家要诟病呢?由于你的收入来源不透明,你不是市场化的,凭甚么任命他为总经理?我们只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躲避。”


    在内部机制市场化方面,“比如干部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收入能多能少,这在今天的国有企业已不是主要问题了,”宋志平说,“30年的改革,应该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和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没有多大差别,但是我们要坚持,不能回头。”


    宋志平强调,央企要和其它企业一样,不要求国家给超过公民待遇的任何东西,在一个起跑线上公平正义地竞争,“这样你的好才叫好,你赚的钱才叫真的赚钱,不然永久不知道你跟人家相比是好还是不好,由于你得到了一些额外的帮助。我所在的两个行业是充分竞争的,不管是国药还是建材,我们没有得到国家的特殊照顾。有人说你既然是央企,自然能够享受国家信誉,这个我不否认,但在有形的方面我并没有得到甚么照顾,我也不主张有这些东西。”


    宋志平提出了一个公式“央企实力+民企活力=企业竞争力”。“加号就是融会在一起”,他说,一方面是资本的融会,另一方面也是市场精神的融会。


    过去10年来,中国建材的销售额从20多亿元上升到2000多亿元,是由于这个行业进行了大规模的整合。在宋志平看来,这类整合是大势所趋,“改革开放建了无数工厂,现在很多产能都是多余的,因此产业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资源的整合、存量的优化。谁来做这些工作呢?我觉得央企有条件做。”宋志华笑着说,央企被认为是国家的企业,所以不管是到上海,还是江苏,都不会遭到排挤,但如果是江苏的企业去浙江,浙江人就会觉得心里别扭。


    在整合的进程中,中国建材是在市场公允乃至优惠的价格下进行收购,同时,还给管理层留30%的股分,使其可以享受整合以后的范围效益,另外如果原企业主愿意留下做职业经理人,每一年还有几百万元的年薪,这被宋志平称之为“3盘牛肉”,“由于我的整合不是强买强卖,不是逼迫人家,而是依照市场化的规则、依照市场化的规律把他们整合起来的,他们都愿意,这是多赢共赢。”

    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